繁漪舞台行动分析 雷雨这本书中的三大矛盾?

时间:2021-08-06 12:12:44 阅读:43191

繁漪舞台行动分析 雷雨这本书中的三大矛盾?

雷雨这本书中的三大矛盾?

那么“繁漪”读作“póyī”是无疑的了;但是且慢:“繁”真是繁漪的姓吗?带着这个疑问,我又作了查证思考,发现繁漪之“繁”不必读作(pó)。

其一,在《雷雨》初版中,“繁漪”是写作“蘩漪”的,而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各种版本的《雷雨》中仍然有“繁”“蘩”混用的情况。如果是“蘩”,则其意为“白蒿”,读音也只有“fán”一个,由此也可证明曹禺先生并没有让繁漪姓“繁”的意思;而广大读者、学者、评论者也大多并未将“繁”看作姓氏。再说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没有姓氏也很正常,有姓无名、有名无姓乃至名姓全无的情况俯拾皆是,显然不必因为曹禺先生没有在“繁漪”前加什么字就认定“繁”是作姓氏讲的。

其二,《雷雨》属于话剧,话剧与小说、散文等文体的不同就在于它是要在舞台上演出的;况且话剧在20世纪30年代还是新鲜事物,处于“推广普及”阶段,只有让广大观众看懂、听明白,才能有效地传递剧中思想和作者的情感。在此基础上作一思考,我们不难想象,作者会给人物取一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有点耳生的“繁(pó)”来作姓氏吗?因为“póyī”读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味,而人们听见“póyī”恐怕也十有八九想不出会是“繁漪”两字,这又有什么益处呢?

其三,若不把“繁”看成简单的姓氏,我们还会发现其更深层次的意蕴。繁者,多也;漪者,水纹也;繁漪者,水纹密集之状也。由此我们可以自然联想到“雷雨”,正因为雷雨之迅猛才有了水纹之密集;由此我们还能联想到繁漪这个人物形象,在新旧时代的交替、新旧思想的急剧冲突中,她是个内心躁动不安、强烈渴望冲破束缚、追求个人幸福的女子。如此,作为“物”的繁漪与作为“人”的繁漪正好契合,而这是“póyī”所无法表达的。

第二天上课时,我把自己的观点向学生作了一个“交代”。他们都认为我说的有道理。不过,我倒并不以为可以自喜,而是想到:第一,在平常的教学中,考虑问题还需周到一些,碰到有异议的内容而自己不敢确认时,应先“缓一缓”或者“退一步”(但并非马上放弃自己的观点),切不可一拍“惊堂木”,大喝一声“我说了算”;第二,出现异议时,要教给学生的并非一定是具体的某些知识,如“繁漪”该怎么读更好等,而应教给学生思考的方法,如就“繁漪”的读法这个问题应该从不同的角度多想一想。(浙江诸暨市学勉中学;311811)

原文标题:繁漪舞台行动分析 雷雨这本书中的三大矛盾?

原文链接:

Copyright ? 2019-2020 Inc.Powered by ? 介休市招聘网 网站地图